Camy.漆染

漆艺工作者

腊梅,看似弱不经风的小朵。

很多继续不下去的半成品
离个展的距离
可能还差一个咸鱼翻身的我

我仿佛闻到了越来越浓的咸鱼气息。

指甲盖那么大的骷髅头💀

“我的天,你还在贴蛋壳啊?”
几年不见的朋友,一句话扎心。
精通的事情几乎没有,精力也十分有限,喜欢干重复的事情,喜欢堆积,喜欢反复想同一个问题。

说白了就是傻,同一个问题好几年也想不清楚。

嗯,无聊也是人生,乐趣只有自己知道😂